火化地點選林口,沒有什麼特別原因,只因為離我們近~
心得沒有推或不推的理由,就....單純火化,很貴就是了,6000元。

島輝選的日子和時辰都好,風和日麗又不熱,
從家裡出發後一路太陽,就像牠的名字一樣....
我和島輝在後座,島輝舒服的枕在我的腿上,像是睡著了,
一段充滿陽光的山路,今天真的是很棒的日子....

抵達後,放上推車推了個上坡,到辦公室前跟人員知會一聲...
畢竟是處理身後事,館方人員說話溫柔客氣又小心翼翼的,
他們稱動物為寶貝,所以會一直聽到寶貝兩個字,
跟辦公室超冷的冷氣和一股煙味十分不搭。

回想起跟館方人員的問答,懷疑我是不是在整他...
兩天沒睡+心力交瘁的我,淚差不多落完了,也沒有任何社交的力氣,
我所有外在表現只能藉由紅腫的眼睛,來證明我這個人是有感情的。

人員:請問要往生被或念經嗎?

我:那不重要,不用了。(冷淡)

島輝拔:(翻白眼) 島輝一定覺得念經很吵....

人員:那....那是要現在燒,還是要看吉時?

我:不需要,就現在吧...(冷淡)
(心想:是要多吉?今天超吉的好嗎....)

人員:(把島輝放到小神桌上) 你們要跟牠講講話嗎?

我:不用,都講完了。(面無表情)

人員楞了一下準備要繼續動作,那瞬間我想說好吧講一下好了...
他客氣的說您慢慢來,阿結果我們不到一分鐘又去把他請回來了....

人員:那我把他放到爐子那邊囉,你們要叫島輝快走~

我:不用了,牠不在那邊。(冷淡)

人員放好島輝後,拿了一包大包的面紙給我們,我們楞了一下,
他看了我們的臉發現根本沒有要哭的意思,就尷尬的把面紙收回去了。

我們並不重視繁文褥節,乾淨的來乾淨的去即可...
形式上的東西....真的不需要了...
唯一跟島輝一起去的,是牠最愛的牛牛玩具以及兩個小玩具,
還有牠急診住院24小時後,我在半夜寫的一封信。

爐子闔上,猛烈的點火聲,你們知道我瞬間想的是什麼嗎?
那破敗的身體、摧殘島輝靈魂的身體、爛掉的肺,燒掉了!
我也發現原來我對身體並沒有執著,我們與島輝,已經不需要藉由身體來陪伴了。

40分鐘後,被招去看燒完的遺骨,
一盤白花花的骨頭,我第一眼就看到短短的腿骨~

『阿~腿骨好可愛阿!』(笑)

人員:....ㄜ...對~這是牠的腿骨... (後面又介紹了其他骨頭)

大概是燒多了吧,這位先生很愛講骨頭,
直說骨質很好,頭骨很漂亮又完整,真是個重視形象的小子阿...
之後就研磨,裝紙罐,上車前我們還是習慣說:

『島輝~我們回家囉!』

也像領養牠的那天一樣。


然後啟程回家後,就下雨了~你真是很會算時間呢~


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島輝家

Jiunn是貴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