島妮結紮,怕牠半夜啃傷自己或破壞傷口,我睡沙發陪牠~
突然想到還沒在這邊寫島妮,確實現在變懶了....
不知到是因為最近身體很差,還是半夜這時空又想起島輝,
還是身體太虛寒讓下背尾椎痠痛到睡不著?反正又哭了...

我決定好好面對哭這件事...

家母對小孩的教育是鐵血的,在她眼裡,哭沒用所以不該哭也不准哭!
小時候被打哭罵哭了,眼淚一落下來就先換一巴掌...
『還哭!哭什麼哭!』『不准哭!』『再哭就出去』,
從哭打到不哭也是常有的....
眼淚彷彿是不得見光的東西,而哭是一種罪,
每當看到電影還是什麼的,家人悲傷時會一起哭、相互擁抱,
我帶著羨慕,卻也無法理解為什麼可以這樣。

小時候,我的右眼眼窩靠近眉心的地方有個痣,
我媽說我特愛哭,一定是因為眼睛旁邊有個『愛哭痣』的關係,
某天找了個阿姨用牙籤沾了藥,連續幾週在這顆痣上點一下...
這顆黑色素在揮之不去的刺痛感下解離,也像是被封印進體內般的變淡...消失...
剩下一個淡淡有凹痕的疤證明它曾存在,又或許,它仍在。

大概是鐵血教育加上愛哭痣被鎮壓,我的淚腺還真的像上封條了....
不管是初出社會被老闆羞辱一整天還是被朋友捅刀,很難掉淚也打死不哭,
連奇奇肥肥離開,回家後在家人面前若無其事,半夜在被窩裡大哭一場,
僅那一場,就沒哭過了....
狗兒離開,家人其實都有傷口,可大家依舊是裝著,不哭,也無法哭...
因為從小,哭就是罪、是沒用、懦弱。

又過了十幾年,第一次意識到自己想哭是兩年半前突然陷入憂鬱症,
因為一個字都說不好只能用哭的了,也第一次意識到....
『我好難過、好無助、好恐慌,我好想哭........ 』

再來,便是今年島輝半夜急診了........
辦好住院,一走出醫院一陣『我好怕、心好痛、真的好痛...』
然後封條就斷了,這一斷,彷彿一下洩出二三十年的眼淚....
一度還納悶....為什麼可以哭個不停?眼睛會不會壞掉?真的可以不停耶....

我也在TTouch圈圈裡藉由島輝重新學習哭泣,
『在感覺自己很安全的時候,壓力就會釋放』- Debby.
當時,我像是剛學走路的孩子,在大家面前接受自己情緒上來並允許它釋放,
接受自己脆弱面浮出、感受自己眼淚溢滿、讓眼淚滑落....
我重新學習哭泣這件事,這是一件正常的事,
這是個安全的圈圈,大家一起陪伴也一起感受。

愛哭痣復活了,雖沒黑色素但仍一樣威猛....
如果我天生就被設定成一個愛哭鬼,
不管如何封印,我遲早還是會變回愛哭鬼的阿.....

心疼自己了,哭....
感受到自己難過、想念、脆弱、哭...
累積多方的壓力,覺得哭一哭會好些,哭...
覺得自己很棒,做的很好,哭...
感動,哭...
而有時,只是因為覺得哭一下會舒服點。

淚腺彷彿蟄伏五百年的孫悟空一樣,
鎮壓久了,被放出來後是會很猖狂的...

『你長大了耶,怎麼還哭!』

你們這些討厭的大人....

我覺得現在這樣還不錯,反正我不是草莓。





創作者介紹

島輝家

Jiunn是貴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