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SC01089.jpg 
上周六,以這張照片做為張家媳婦將要第一次去夫家掃墓的起點!
因為島輝即將回娘家安親~XD

會提上這首詩正是因為島輝這次看麻雀看得實在是有夠久!
久到都直接趴下看了~不禁讓我編起島輝的內心戲...

DSC01093.JPG

因為模樣真的太可愛太騷包了!根本活像個強說愁的古人...
或者一定要背PORTER包戴個膠框眼鏡逛誠品的文青...
發現我在偷拍牠還冷不妨"青"了我一眼!

DSC01096.JPG

總之島輝是回娘家過了近兩天的爽日子了,有多爽等下再說!

晚飯結束,就與公婆一同先回嘉義瓶外公家住一晚~準備隔天早上去雲林掃墓~
強者我公公,從台北新莊開到嘉義新港只要兩個半小時...
老人家開車依舊不減當年殺氣和機智的反應,表示健康狀況讓人放心...
就不跟他計較其實坐在後座的我緊張到手心不斷冒汗...XD

九點半到外公家,才十點半就被早睡的外公趕去睡覺...
這一夜過的好漫長...漫長到我有點想殺了自己...
一個晚上應該算一算有沒有翻身個500次...

軟硬不均的彈簧床躺的是兩個人都腰酸背痛~
不冷但微涼的嘉義夜晚,棉被蓋與不蓋都很尷尬~
鄉下房子隔音差到令人髮指,一個晚上誰起床尿尿還有尿多久我都知道!
隔壁舅舅不定時的咳嗽聲每每把我從進入夢鄉的途中,硬是拖回清醒狀態!
好不容易咳也咳完了、尿也尿完了...開始有了可以好好睡片刻的fu~
但,雞倒是開始叫了...
沒多久,鳥兒也開始跟菜市場的阿桑一樣吵!
我人生第一次這麼想要拿瓦斯BB槍把每隻鳥都打下來!!!!
天空不過微亮,鄉下人家一戶戶開始升起自家的鐵捲門....
未上油的金屬磨擦聲實在是太美妙了... 我眼角都感動的泛淚了...
鐵捲門升起後一定會有人走出來,開始拉開嗓門的說話...

喔吼吼吼吼....這一夜可以列為酷刑嗎?

天亮了,公婆起床了...
(外公天還沒亮就醒了,跟隔壁阿桑扯開嗓門說話的帳他也有一筆!)

我也乾脆坐起身結束這場折磨...真的是太可怕了!
不禁想倒,一直無法把作息調整到11點半睡、早上七點起床...
我想,來嘉義住一個星期就可以把作息調到十點睡覺、五點起床了...

約莫快十點,就出發到雲林與親戚假笑呵呵的掃墓旅程~
撇開親戚假笑的部分,其實我很喜歡掃墓~
從小家裡便教育掃墓這件事情是很重要的~是尋根也是感謝~
每每心懷感謝的掃墓後,總覺得心理多分踏實與被祖先關愛的福氣!
一直很意外公婆過去都沒有讓家裡的小孩子參與掃墓這件事情~
總是罵瓶兒說枉費奶奶這麼疼愛,卻都沒有去探望她!!!
早打算結婚後,每年都要帶著瓶兒一同與公婆回雲林掃墓~
在這天,兌現自己的承諾感覺特好!也跟未謀面奶奶說聲謝謝~

再回嘉義與外公共進午餐~是美味的炒鱔魚麵~
超好吃!!以後回嘉義我都要來吃個一盤~

準備回台北了,離開前外公會問:麥泡茶嘸?
聽到這句話,我的眼睛頓時會像島輝聽到"走!散步"一樣張得更大更圓!
我沒喝過比外公泡的茶更好喝更回甘的茶了!!

一定要喝個幾杯才甘願上路!

DSC01098.jpg

外公和他的泡茶小推車!無敵!!

DSC01099.jpg

回程,公婆去了趟蒜頭田找朋友~
我這台北俗也是第一次看到蒜頭田~~~

DSC01101.jpg 

我的臉自從結婚後開始圓到不受控制...
心裡不斷流淚的同時只好說服自己,
左邊臉頰代表幫夫命,右邊臉頰代表貴婦相...
寫在額頭上的橫批是:過的很爽!

運氣很好~回程並沒有塞到車!
但睡眠嚴重不足暈車了,到公婆家後,下車馬上走到對面樹叢裡大吐特吐!
據說後來公公被婆婆唸了兩天~當然理由就是公公開車太猛太快了~ XD
而且即有可能邁入第三天,再加上以後三不五時拿出來念一下~
我怎麼會又這麼逗趣可愛的公婆阿......

= = = = = = =

那張島輝過的怎樣??
我也是等到去接牠的時候才知道牠過的無比快活!
只不過隔一個晚上,見到牠的時候脫口而出的是:張島輝你的腰呢!!??

是的...牠吃的無比的多...因為阿嬤的疼愛,吃的無比的多!
枉費我辛辛苦苦給他減了一公斤,好不容易快踩到14公斤的線了!
島輝看我的臉就像在跟我說:我從來沒吃這麼飽!
所以君家只能短暫安親~XD

爽點還有另一個:阿公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帶狗孫子下樓便便尿尿!
吼吼~~這我可是沒交代阿!叫島輝去廁所尿尿牠也是會尿阿~
所以完完全全出自阿公的愛!而且下午還下去尿一次!XD

以下是我和君媽的對話

我:那我們走後,島輝有捨不得或一直趴在門口等嗎?

君媽:沒有!(簡潔乾脆又有力回答)

我: (瞪島輝)

君媽:喔~但有跑去你房間的門口趴~但趴一下就出來了!

我: 白疼了

君媽:然後晚上就睡在我床鋪旁邊~我叫牠跟我握手還會耶!

我: 什麼!!!??? 為什麼牠不跟我握!!你怎麼教??我教不會!!!

君媽:阿就跟牠說:ㄟㄟ~握手!手給我!然後牠就放上來啦~還兩次~
   然後我還說:喔~你手好重喔!


我: 有拿餅乾引誘嗎?

君媽:沒有阿~

我:(理智斷線)

哀...好逼哀阿...
但逼哀的同時,也很慶幸島輝在娘家感覺很自在舒適~
是的,"過的很爽"的橫批也可以寫在牠臉上...


全站熱搜

島輝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