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陣子老爺去上課,回來後跟我說:
『今天我們上課上到一半,樓下有人在求婚耶,
然後一堆人說答應他答應他答應他~連我們老師也在說~』

我冷冷的回:
『我可能會趴在樓梯上跟她說:想清楚喔....結婚很麻煩,離婚更麻煩喔....
跟對方的父母相處過了嗎?看清楚唷妹妹...』

先說,我夫妻宮沒事,公婆也對我很好,
但有時婚姻裡的靠北事真的很靠北,怎麼說呢...
畢竟我來自我自己的家,截然不同的觀念與成長方式....

好幾次我懷疑自己是不是根本不適合婚姻...
在東方的家庭觀中,尤其被傳統(最近還加入了迷信)給圈住了脖子...

媽媽呀...
你生給我敏感的自我意識、生給我順應內心的自由,養育我時附贈好多道路指標讓我自己選,
然後告訴我這叫做”選擇權”,選吧~用你的熱情與真愛選擇一條屬於你的路走~
唯一的期待只有照顧自己的身體並當個好的人。

你沒有把服從的奴性生給我呀...

又是起起伏伏,前天晚上被觸發,半夜一個人坐在客廳哭到天微亮~
早上有開心的事情所以好多了,今早還沒消化完的情緒又被添了新柴火,
意識自己又站在憂鬱症黑洞外面準備要哉進去了....
我已經開始看著床準備要躺下去一直睡....

猶記上次一個字都說不完整的恐懼,真的不想再掉進去....

趁著還可以說話,坐在地上邊哭邊斷斷續續與另一半說...

『你能...理解...我在怕...什麼嗎?可...以嗎?』

另一半坐到我身後把我往他身上靠...

『我知道...我都知道~我一定會保護你也會支持你~』

『盡量哭吧...我都知道唷...』

起伏中自嘲是被海王星逆行給逆到,
不過這次也解決了很多事情,我的事情、另一半的事情、其糟糕的家庭關係...
真的是逆行嗎?還是在一次次的撕裂與平衡中而有了轉機?

每一次都是在逼自己正視最害怕的東西,
它像是洋蔥那樣一層層的被包覆起來,
這次撥了一層覺得它是什麼,但又不是那樣~
下次又被撥了一層好像又更像了,
直到看見窩在裡面怕的不敢出來的自己到底手緊握的是什麼....
很辛苦,也提醒自己再也不可以忍耐、不要忽視內心的求救訊息那怕只是一點點...

說出來...

不然,遲早退無可退連自我都會失去....

日子是自己在過,提醒我,正式內心的聲音...

我想我是很幸運的,不論我有時後悔有時憎恨…
他還是用理解來熔化我的尖銳...
說到做到的用行動證明自己的守護...

有時我也懷疑你上輩子有殺人放火所以這輩子才跟我結婚嗎?

= = = = = = =

他說:『我沒有!我只有搶銀行!』

又補....

『如果我有殺人放火,我現在就是小日本了!』

你幹嘛婊宋西拉啦!XD





創作者介紹

島輝家

Jiunn是貴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